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探索发现 > 仙居探索“全域人畜分离”养殖新模式
仙居探索“全域人畜分离”养殖新模式
发表日期:2020-06-25 21:30| 来源 :本站原创 | 点击数:
本文摘要:猪肉供应今年成了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。保证供给,就得发展养殖。但乡村人居环境是否会受到影响?近年来,仙居在全省率先集中建设养殖小区,探索“全域人畜分离”

猪肉供应今年成了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。保证供给,就得发展养殖。但乡村人居环境是否会受到影响?

近年来,仙居在全省率先集中建设养殖小区,探索全域人畜分离”农村养殖模式,有效实现了村民与家畜的和谐相处,生态与养殖的互利共赢,并引导村民积极参与美丽乡村建设。

仙居探索“全域人畜分离”养殖新模式

白塔镇上横街村。

管牢技术防疫

指导员每周必下乡

“畜聚雅居”,是仙居白塔镇感德村养殖小区的名字。它的“雅”,可不是吹吹的。

清澈的水塘畔,质朴的篱笆墙,徽派风格的小院粉墙黛瓦,绿意盎然,令人无法想象这里竟是“二师兄”的家。

一大早,村民王苏琴就骑着电动车,载着热气腾腾的煮熟饲料来了。“你们是来参观的吧?”她热情地招呼着。“畜聚雅居”落成以来,时常有游客前来参观,村民早已见怪不怪。

走进“畜聚雅居”,两排房子都是猪舍,共有45间。一间猪舍大约有10平方米,隔成两部分,里面养猪,最多可容纳4头猪;外面则放了一口盛满水的水缸和喂猪用的粗粮。

“这主要是为了方便村民喂食,一些不需要煮熟的饲料,就可以放在猪舍里,不用每次都从家里拿。”王苏琴介绍,跟大多数仙居农户一样,她家以前也是人畜混居:做饭的地方与猪栏只有一墙之隔,虽然喂食方便,但猪粪猪尿四处横流,长年臭气熏天,蝇蚊乱飞。“现在好了,虽然每天要多花几分钟‘送餐’,但门前屋后清爽多了。”

“畜聚雅居”同样也很清爽。猪栏干干净净,地上没什么食物残渣,墙根墙面整洁白净……

“第一批‘公寓’式猪舍只是用猪栏简单隔开,没有做成封闭的空间。‘畜聚雅居’则把猪舍搬到了独立的房间里。”感德村党支部书记王明奇告诉记者,“畜聚雅居”是白塔镇第二批全域人畜分离的试点,它的设计总结了第一批试点的经验,既满足了“全域人畜分离”的需求,又为村民提供了养殖便利。“大家都说现在这样好,个个都很支持,村民方丽珍还主动要求到猪舍里当义务管理员,每天清理打扫养殖小区。”

“畜聚雅居”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系统,那就是污水处理。王明奇带记者去看位于猪舍后方的沼气池。“猪舍建有污水处理系统,统一截污纳管,解决了农户散养时污水横流的问题。同时还建有沼气池和沉淀池,沼气连通到农户家中,粪污可作为有机肥使用,真正做到变废为宝。”

“全域人畜分离”的起意缘自“五水共治”。“仙居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个传统,春天养下一头小猪,年底宰杀过年。”仙居县委书记林虹告诉记者,在尊重村民生活传统与村居环境改善两者之间,仙居没有非此即彼地简单处置,而是在广泛调研后,找到了两者的最佳契合点——集中建设养殖小区,探索“全域人畜分离”农村养殖模式

白塔镇就是仙居“全域人畜分离”的试点先行地。试验经验在全县推广后,各地散落在农户门前屋后的猪舍都被拆除。同时,由县里补助,每村集中建设一批养殖小区,统一设计、统一建设、统一防疫管理、统一排泄物资源化利用。

目前,仙居全县209个村共拆除了6万多个散养猪舍,建成300个养殖小区,共计猪舍429幢,面积8万多平方米,12000多户农村散养户集中到村养殖小区,实现集中养殖。

仙居还为每村的养殖小区派驻指导员,负责疫情防疫、技术指导等工作。目前,已入村入场入户指导6000多人次,平均每人每周下乡不少于一次。“全域人畜分离”养殖模式实施以来,全县生猪疫情比往年明显下降。

仙居探索“全域人畜分离”养殖新模式

横溪镇河塘村的养殖小区。

房前屋后栽花

养殖村成为风景点

距离诸永高速神仙居出口不到5分钟车程,一处精美雅致的徽派风格村庄,掩藏在青山碧水间。粉墙黛瓦、翘角飞檐,村子美得就像一幅山水画。

这里,便是远近闻名的国家3A级风景区、国家生态示范村上横街村自然村。而就在5年前,它却是“臭”名远扬。

“那时候,村里家家户户都在房前屋后养猪养家禽,连着露天厕所,环境差得都不好意思让客人到村里来。”回忆往昔,村委会主任王国飞感慨万千。

2014年,上横街村幸运地成为仙居“全域人畜分离”首个试点村。“我们直觉认为,改变村子命运的关键时刻到了。”村党支部书记许子兵介绍,村里立即召开民主表决会,由村民自主决定是否继续养猪:不养则拆除猪栏,复还绿地,可获一定补偿;养则拆除各家栏舍,在村里建设集中养殖点,进行生态化养殖。

仙居探索“全域人畜分离”养殖新模式

白塔镇上横街村的“花香猪舍”。

最终,村里根据养猪户数,集中建造了20间猪舍。“我们特地取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,叫‘花香猪舍’。其实就是想借此提醒大家,猪住的地方都花香了,我们自己住的村子,难道还好意思继续脏乱下去。”许子兵笑着说。

事实上,原先的露天猪栏、鸡舍等,很多都是违法建筑,但因村民需要,很难一拆了之。“全域人畜分离”给上横街村彻底解决环境脏乱差问题带来了契机。村干部趁热打铁,利用拆除后留下的一片片空地,因地制宜,种花栽树,建起了各种公共休闲设施。

于是,村里就有了陈列村史的“猪栏工坊”,兼具书吧与茶吧功能的“三棵树”,供茶余饭后聊天纳凉的“歇把起”“五方亭”……村子变得越来越有味道,上横街村的发展也从此驶上了快车道。

湫山乡四都村有1300多年的历史,被列入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。然而,该村总共445户人家,猪舍就有400余间,露天猪饲料缸445口,就像一块块“牛皮癣”,使整个古村显得脏乱无章。

距97岁的村民陈镇中家20多米远处,曾有一排15间猪舍,臭气熏天,而且猪舍渗出的臭水都流入他家屋前的门堂,一年到头蚊蝇孳生。“全域人畜分离”后,村里在拆掉猪舍的屋基上种起花草,还把老人屋前门堂的污泥浊水也全部清理干净。老人乐呵呵地说,这一排猪舍,在他的爷爷那一辈就有了,“‘全域人畜分离’是件大好事,生活舒心多了。”

像上横街村、四都村一样,利用“全域人畜分离”契机实现人居环境嬗变的村庄,在仙居数不胜数。今年11月,仙居绿色乡村建设国家标准化试点通过验收,成为全省首个国家级美丽乡村标准化试点。

“‘全域人畜分离’,可以说是仙居农村人居环境的一次革命。”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金平坦言,如果没有这样一场革命,仙居的美丽乡村建设不知从何谈起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热门推荐
  • 娱乐资讯
  • 社会百态